多語技術

突破內向性格:改變從學語言開始

by Isaac Myers

我在成長過程中,是個非常害羞、敏感的小孩,常常覺得尷尬,尤其是跟陌生人相處的時候。我不喜歡改變,每天都穿同樣的衣服,而且不敢跟女生說話。我常覺得自己是外太空來的,別人看起來總是很神秘,我也不懂他們做事或說話的真正想法。現在回想,那些年我還滿憂鬱的。但現在的我喜歡挑戰自己、也愛冒險,大家都不相信我是內向的人,會有這麼大的差異,都是學語言帶來的成果。

 

一、沈悶的人生得以換氣

剛開始學中文時,我很幸運在西雅圖遇到幾個很好的台灣朋友,他們說話的聲音、態度、表情,都跟我原本的生活環境很不一樣,讓我覺得很新鮮、有趣,而且雖然我的程度很低,他們還是樂意跟我說中文。我會被他們說中文的聲音和舉止吸引,模仿他們說話的樣子。

接著我發現這些朋友對待我的方式,讓我擺脫原本負面的形象。他們眼中的我,是一個有趣、活潑、有一點傻、又有一點笨的弟弟,完全不像我那些美國人的朋友看我,就是個嚴肅、怕丟臉、沈悶的美國人。跟他們相處久了,我也開始用不同眼光看待自己,學語言為我生活帶來了新鮮的空氣!

因為我一直很渴望融入群體,會不斷透過觀察和分析,在腦中不斷演練各種互動情境,試著理解人們的行為、意思、表情和動作。說話的時候,我也不斷想像自己像是某個母語人士上身,而不是我自己的樣子。

神奇的是,這樣我在人際互動上變順利了。因為觀察人們說話的樣子,然後模仿這些全新的說話聲音和舉止,經過一段時間下來,我開始一點一點懂得別人的想法,也漸漸感覺到更多自信,而不那麼尷尬。

 

二、不同的面向給了我勇氣

被視為一個有自信的人,給了我面對原本生活的勇氣。當我開始把自己看成一個有趣的人,我的人際焦慮也降低了,我在說英文的人生裡不再那麼怕尷尬,因為我知道還有一群人看到我的另外一面。我也不太害怕失敗,因為我知道,在說英文的人生裡失敗,並不是全面的失敗。

隨著我的中文逐漸進步,我說中文的人格也發展更細,我一直比較認同說中文的自己,應該是因為一直是「我在主導」這個人格的發展,不像英文性格發展的過程。這個經驗最終給我信心離開我不喜歡的工作,試著展開一個更有挑戰、更能讓我成長的生活方式。學新語言讓我發現,我們說的語言決定我們生活境界的寬度,我明顯看見這個世界有多大,還有非常多地方可以去冒險!

 

三、要熱衷和沈迷

我能有這些體會,是因為我誠實面對自己想改變的渴望。我沒有敷衍自己、也沒有逃避,而且為了改變,我也做了付出和犧牲:選擇離開那些不能幫助我改變的朋友、活動與興趣,才找到新的自我。

因為這個經驗太好玩了,我後來又學了好幾種其他語言,每一種語言都讓我開拓更多內在和外在的世界。我從來沒有考慮過我一個語言講得對或錯的問題,只關心自己聽起來、看起來像不像母語人士。為了發展我說中文的性格,我熱衷與沈迷在中文的語言世界,我先讓自己愛上中文母語人士的說話方式、聲音、文化、和幽默,所以意外的打開了走向另一個人生的門。後來又透過用學其他語言,開啟更多通往其他世界的門,更多彌補了原本內在的不足。

這些意外的收穫讓我相信,學語言的重點絕對不是「學一個外語」,而是讓它們變成我的一部分一樣自然,這樣不只能學好各種語言,人生也變得更豐富。

你覺得這篇文章有用嗎?
有用!10
還好0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